标题填写

美貌不输赫本,一张照片卖价745万,她这一生比传奇更传奇

当时光褪去浮华,总有传奇出现。

因为一部《罗马假日》,奥黛丽·赫本成为女性心中优雅美丽的象征,成为男性的梦中女神。

她成为世人对那个时代的深刻记忆。

但,你有所不知。

在20世纪50年代,当时公认的第一美人却不是她,而是她的好姐妹朵薇玛

她是超模界的先锋人物,著名时尚杂志《VOGUE》曾是她的天下,还是迪奥先生掀起的“New Look 风潮”代表人物,被称为50年代最优雅的女人

镜头下的朵薇玛,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优雅精灵。

可灵动,可优雅,可性感。

美得摄人心魂!

以至于著名摄影师理查德·阿维顿说她是自己的灵感缪斯,是这个时代最风华绝代、前所未有过的贵族气质美人。

据说,有美国媒体将她跟赫本进行比较,认为朵薇玛赢了。

类似情况在电影《甜姐儿》中也有发生,尽管朵薇玛出镜不多,却足以让人印象深刻;

哪怕两人同框也是不相上下。

甚至不少网友第一眼就被朵薇玛给吸引了。

而她更牛的地方在于,人不在江湖,江湖却满是她的传说。

作为时尚界鼻祖,朵薇玛开创了很多先河,虽一直在被模仿,却从未被超越。

就拿她最经典的——与大象共舞来说吧。

一经在1955年8月的《Harper's Bazaar》杂志上刊登,便惊艳全世界,获得赞誉无数。

值得一提的是,照片中朵薇玛所穿的黑色裙装出自圣罗兰创始人圣罗兰先生。

在设计这款衣服时,他只有20岁,还在迪奥先生身边当助理。

有趣的是,2010年,迪奥以84万欧元,折合人民币745万的高价买下版权,使得该照片成为史上最贵的摄影作品之一

这组独特的造型,被争相效仿。

“换汤不换药”,无论是国外,还是在国内。

李冰冰

图片来源:新浪时尚

蒋雯丽

然而,这样一位被众星捧月,获无数人追捧的女神却跟自卑这个词儿搭上边。

她曾这样说道——

我从未觉得自己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我小时候极瘦,还有,我的门牙很丑,我不好看。

回望朵薇玛的一生,她的经历让人唏嘘......

从小体弱多病的朵薇玛,受到妈妈的万般呵护,“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因此,她很少和外界接触,总是待在家里,自己跟自己玩儿,直到后来身体逐渐康复,才被允许触碰这个世界。

那时的朵薇玛既激动又兴奋。

她内心充满好奇,蠢蠢欲动,同时又有些胆怯,怕生。

别人像她投去目光,她的第一反应不是骄傲而是躲闪,不知道自己美得多惊人。

她过着普通的生活,按照家人的意愿,跟邻居一个男子结婚,走入自己的第一段婚姻。

然而,巨变发生在1949年的某一天。

朵薇玛正跟丈夫在街上,被一个自称是《vogue》工作人员搭讪,询问是否有当模特的意愿。

她并未当场同意,而是在丈夫的劝说下才大胆一试。

于是乎,她的第一组照片就是合作的大牌摄影。

或许是上天注定吧。

朵薇玛初次站在镜头前就表现出惊人的天赋,她镜头感很棒,知道哪个角度好看,能摆出各式各样的造型。

很快,朵薇玛便在圈中走红,被争相邀约拍摄。

不知你发现了没,看了这么多张美照,她要么是高冷的面无表情,要么是嘴角微弯,很少见到她大笑的样子。

这其实是因为朵薇玛在儿时摔断了门牙,因此刻意避开。

名气越大,身价也越高,短短几年逐步攀升。

当时模特时薪在25美元左右,朵薇玛就能拿到30美元,后来更是飙升至60美元!

这在当时堪称是天价。

然而就在她事业顺风顺水,命运给她一道晴天霹雳。

朵薇玛的丈夫提出离婚,她没有挽留,却被伤得不轻。

1962年,35岁的她选择退出模特圈,转战电影电视,拍过一些角色但水花不大。

不过,这并未影响朵薇玛的心情,因为她很快就遇到了第二任丈夫艾伦·默里,两人闪婚后生下一个女儿。

对于朵薇玛来讲,家庭要高于事业,为了照顾女儿,她开始有意减少工作。

中年危机这个词,找上了这位曾经高贵的女神。

一边事业没有起色,另一边婚姻再次出现状况。

朵薇玛怎么都没想到,艾伦·默里竟是个施暴者,总是对她拳打脚踢,她藏到好友家中,被找到则被打得更狠。

这噩梦般的生活,一晃就是6年。

朵薇玛心灰意冷,夫妻俩打起了离婚官司,结果不尽如人意,她丢了女儿的抚养权,还迟钝的发现家产也被前夫败得一干二净。

一时之间,从天堂到地狱,朵薇玛的人生像过山车一样堕入谷底。

她整天以泪洗面,郁郁寡欢,但生活还要继续呀,可此时的朵薇玛发现,模特圈回不去了,演艺圈也回不去了。

于是穷困潦倒的她去往一个陌生的城市生活。

为了赚钱,端盘子、卖化妆品她什么都干过,直到她56岁,第三任丈夫走进了她的生活。

经历了这么多苦难,想着苦尽甘来了吧,结果没幸福两年,丈夫又因病去世,独剩下朵薇玛一人。

余生,她便在打工中度过。

据在朵薇玛工作的披萨店目睹过的人说,她话很少,干活很认真,桌椅摆放的很整齐,地板也擦得很仔细。

她常第一个来,最后一个离开。

看到这,让人很容易联想到她的好友赫本,同样的风华绝代,却有着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朵薇玛对自己的总结是——

我感觉我的人生像看了一场电影,电影是我演的,但里面那个人其实不是我。

体会过众星捧月,品尝过人间疾苦。

她一声叹息离开,但那份优雅和美丽则被定格,成为了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