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填写

教育准独角兽进化史:创业、企业管理与素质教育赛道竞速

7月9-10日,36氪在北京和上海同步举办“2019WISE超级进化者”大会,活动设有七大会场,关注企业发展变革路径、行业风向把握、零售行业的进击与蜕变、万亿企业服务市场的崛起、产业创新机会、全球化趋势与差异化需求的爆发逻辑等议题,邀请超百位行业领袖,聚焦那些引领行业变革的超级进化者的崛起之路。

如何精准选择赛道进行创业?创业过程中有何问题?作为一个创始人或管理者,应有的必要素质是什么?在WISE 2019创享峰会的教育圆桌,核桃编程创始人兼CEO曾鹏轩、豌豆思维联合创始人于大川、华兴新经济基金副总裁雷鸣与36Kr资深分析师静婷一起探讨教育行业准独角兽的进化史。

现场合照

以下是圆桌内容(经36氪编辑)

静婷:特别开心,今天我们请到了行业第一梯队的两家公司和行业内一线基金的融资顾问。先请三位做一个介绍。

曾鹏轩:我是核桃编程曾鹏轩,我们专注于少儿在线编程学习,所有的课程由AI人机双师上课,截止今年4月份我们同期在读学员已超过35万。

核桃编程创始人兼CEO 曾鹏轩

于大川:我是豌豆思维于大川,我们是用数学,做少儿数学思维在线直播平台。我们是真人直播教学。目前已有接近10万学员,经过三轮融资。之前我们是在线下做的产品打磨和产品研发。自2016年开始创业,2018年转到线上,现在做线上直播教学大概有一年的时间。

豌豆思维联合创始人 于大川

雷鸣:大家好,我来自华兴新经济基金的雷鸣,专注于新经济领域成长阶段的投资。主要大方向就是消费升级、产业变革,还有技术创新。基金这边我主要看教育、大消费,还有社交几大赛道,我们在教育领域投了掌门、一起作业等项目。

华兴新经济基金副总裁 雷鸣

静婷:今天我们的主题是准独角兽进化史。第一个问题是:大家是在什么情况下选择了创业,觉得创业的必要条件有哪些?大方向上又是怎么决断的呢?

于大川:豌豆在创业的初期是2016年,这个时候公司的三个主要创始人加起来是第五次创业,我们三个人是六个孩子的爸爸,一个做游戏,一个做IP,一个做IT,都是理工男,我们考虑的问题是:数学怎么教。当时看到很多数学课的教法非常传统,还是以前以老师为中心的教学模式,通过刷题、知识点灌输这种方法。我们是做互联网IT和游戏的,我们觉得这种教学模式不对,应该用孩子喜欢的形式,用游戏和动画跟他们互动,他们来探索原点和出发点。从那开始我们就开始有了创业的想法。

至于创业到底应该有什么条件?简单讲创业应该有四个条件,团队、产品、资金和速度。首先讲团队,我们团队算比较幸运,我们三个同学是三个不同的背景,性格基本完全互补,背景却完全不同。其次是产品,我们团队中一个成员非常擅长做IP,他曾是中国最大的动漫公司的总经理,特别熟悉儿童IP的特点,来创业之前做了15年的游戏,非常懂得用户状况,制作的产品孩子都非常喜欢。我们虽然是教育产品,但是产品的形态,孩子是非常喜闻乐见的,也就愿意花时间学,产品就有非常好的效果。我们产品长得非常可爱,这是我们认为做的还可以的一个部分。第三个是资金,豌豆之前融资比较顺利,一路走来有很多大的基金支持。总的来讲,我们钱花的非常节省,我们希望把资金集中在一个点突破。最后是速度,我们理解互联网是非常快的创业节奏,风口比较短,如果能把产品的质量和体验跟速度同步,就能吸引到更多的支持。这是我认为创业的四个条件。

曾鹏轩:我创业的原因要追溯到很长时间:我从小学到高中,成绩都非常差,都是全班倒数几名,给我非常强的做教育的动机。我们山东学习成绩不好基本会被很多人鄙视,后来我就找到了学习方法,成绩往前走了很多,到了高二的时候我的学习成绩到了全班第二。我觉得可以用我的方法帮助到很多像我这样的孩子,我就开了一个学习方法培训班,这也是我第一次开始创业。这次创业借助我的故事招到20多个学生。当时我招生有一个原则:只招差生,结果一个都没有教好,非常的遗憾。后来我发现,真的想改变一个人的学习方法、学习意愿和学习能力,不是一个容易解决的问题。后来我大学期间走上教育创业的道路,一开始做线下的培训班,后来逐渐开始做教育。做线下培训班时我有一个深刻的体会:我发现好老师对学生真的有很大的帮助。大多数老师很难去针对每个学生因材施教。换句话说,能够因材施教的老师相对来说还是在教师群体中是少数,好的师资资源是非常奇缺的,哪怕我们给老师开的薪资最高,也没有办法保证老师是非常非常好的。于是我在思考:我们能不能用机器一定程度的替代人去教课,让机器和人一起把孩子教好。让机器分析孩子的行为习惯,针对他的特征解决他的学习困难,通过一系列体系带领孩子往前走。后续我一直在创业,也是想实现这个想法。在创业过程中我接触了少儿编程,做了很多项目,我发现编程是一个好东西,孩子编程过程中会被动的强思考,会迭代,调整自己的方法,这个对孩子是很锻炼的。我觉得这个方向不错,同时编程也是跟机器结合非常深的,在学编程的时候孩子不只听老师讲课,他还要进行练习。

2017年有一些相关市场的声音,但是当时还不是特别强。我当时想是不是有了做编程的机会。这就涉及到第二个问题,我问了自己两个问题:我相不相信少儿编程这个事是可以做的?我相信,但是,什么时候可以做呢?我问自己,如果我现在开始做这个事,如果没有人投,我能否自己运营下去?于是,我自己开了一个小班尝试了一下,发现这个事情还是可行的,哪怕没有人投,我们还是可以发展下去的。我认识很多投资朋友,专门去找很多人聊,我要做少儿编程,这个事行不行,得到的统一答案都是这个事太小了,我们不投。

当时跟合伙人一起交流,我问他这个事情怎么弄,我们可能在这里面投入先做一年两年,到三年才会有成果。合伙人觉得没问题,我们就一起干了。相对来说,从我们实际经历的情况来看,比我们预想的情况还是要好一些。不得不否认,我们认为少儿编程还是早期的学科,没有外界大的响应,还是处在早期的学科,还需要我们好好的栽培。

静婷:那如何判断一个赛道的好坏呢?

雷鸣:判断赛道好坏有几个维度,第一个要看行业增长的潜力。以少儿编程和数学思维为例,从量化的数据上来看,2018年到现在,行业的增长是非常快的。挖掘背后的驱动力:首先是政策,教育这个东西本身在中国和全世界,都是跟政策相关性非常高的,政策其实是非常有利于这些新兴的素质教育去发展的。教育部今年三月的工作要点要求中小学逐步推广编程教育,浙江已经把编程纳入高考;小学阶段全面禁止奥数,但是家长的焦虑不会减少,数学思维是一个很好的出口,而且受众更广。第二个驱动力是家长对教育认知的提升,新生代家长越来越重视素质教育,在当前人工智能爆发的大背景下,编程和数学思维作为相关学科正在素质赛道中脱颖而出。基于这样的驱动因素,未来几年这两个赛道仍然会保持高速增长。

第二维度是看线上化能力,在线教育增长爆发力更强,编程和数学思维本身都是非常适合线上的产品,编程本身是跟机器打交道的语言,数学思维主要用户是学龄前儿童,他们需要趣味性,线上动画互动是非常适合的形式;

第三维度是竞争层面:K12和英语竞争已经白热化,获客成本很高,而且已经跑出了相对的巨头,对于新的创业者再进入如果没有颠覆性的创新,很难去和现有巨头竞争。素质赛道相对都还是蓝海

静婷:看政策、看大势。具体到这两个赛道,您觉得现在发展到什么阶段了?

雷鸣:两个赛道还处于高速发展的中早期,这两个赛道其实是从17-18年才开始冒头,也不过一两年的时间,而且本身对家长都是新学科,家长的认知度还需要时间提升,政策的推动会加速这个过程。这两个赛道已经跑出了相对头部的公司,比如编程赛道的核桃和编程猫,数学思维的火花和豌豆。

静婷:去年少儿编程有150家,数学思维也有很多家,大家是怎么保持竞争力,有什么问题,是怎么解决的?

曾鹏轩:有两个点,第一个点首先要抓住做事情的本质,你做的东西到底用户要不要,到底对用户有没有价值。我们开始时候做的模式,我们用线上人机双师方式教编程,其他普遍是在用在线一对一这种直播授课的方式去教,为什么他们用这个方式呢?我们具体不太清楚,大概感觉到的原因就是在线教育这个行业可能都在用这种方式,这是普遍的模式。但我们会比较愿意听到用户的声音,这也是我们自己相信的。我们会看他们上课的过程,我们开了一个线上一对八的小班,小规模的尝试一下,后来发现老师讲课孩子根本听不进去,孩子要非常努力才能跟上老师的思路,一些孩子与其听老师讲课不如自己玩起来。我们觉得:是不是用一套系统辅助孩子练的过程会比较好?从用户出发,既然这个方式是我们内心相信的,也是用户所选的,所以我们当时选择了和其他人不太相似的方式。抓住本质,知道用户的诉求

第二点是坚持去做,对于一个教育企业来讲,有些企业不一样,教育企业还是比较重的公司,你的整个供应链链条非常长,你的产品、内容设计,到你的产品,再到排课,再到用户辅导的过程和学习跟进的过程,每个环节都要做好,是一个非常长的流程,你需要很多人组织起来,成立一个很长的链条,你要坚持去做这件事情。

静婷:做用户需要的,资本喜欢的。

于大川:虽然行业竞争比较激烈,但我们认为竞争是一个常态,我们会向行业内看比较多。我同意曾总讲的观点,我们分三个维度,第一个首先是产品,产品要回归到本质,为什么出发。我们开始是孩子做的产品,做到今天,每一节课和预习,不断拷问自己灵魂。第二我们有很强的开放态度和决心,我们能够从中找到规律,包括打法:社群、口碑的打法,都要保持开放的观点和态度。最后一点是团队,我觉得每一个板块只有找到核心的、对的人才能做对这件事。招错一个人的成本可能是这个人年薪的15倍,我们认为这对于公司是毁灭性的打击,一个创始人和公司,要花足够多的时间用在选人用人,所以团队是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和问题。

静婷:作为一个创始人或者管理者,大家觉得应有的必要素质是什么?以及提高人效的方法是什么样的?

曾鹏轩:我自己相信创始人第一要直接和正直,正直和直接是人与人沟通比较好的方式,能够降低很多猜忌,创始人首先肯定是为了企业的发展。

静婷:蛮少听到“直接”这个词。

于大川:我觉得曾总很可爱,我最近在思考,我们公司增长比较快,我认为一个创始人或者团队对于公司的价值应该有三个核心词,保持你的初心,有足够的远见,保持好奇的心态。首先公司成长比较快的时候,真的不能忘记为什么开始,否则会迷失,并且做出错误的判断,为什么开始创业?为什么公司存在?公司的使命是什么?我们认为:我们希望通过努力让每个孩子爱上学习这件事情,初心是我们坚持的观点。远见的意思是你要有足够的预测能力去预判五年十年后的市场,哪怕你没有这个能力,你要不断的训练出这个能力。要有开放的心态,对所有新的物种和打法要保持开放的心态,学习别人好的地方,这个就是创始人核心的三个要素。

提到公司的挑战或者问题,速度越快视野越窄。跑得快的时候,你的精力就会到快的业务上去,可能没有心思关注旁边的事情,这个事是很危险的,如果你只关注前方和很窄的事业,就会有旁边的风险关注不到。我们的观点是跑的越快的时候,视野可能看的越短。

雷鸣:第一,要看一个创始人的格局。我希望投出伟大的企业,伟大的企业创始人的格局必须要大;第二就是创始人的学习能力,这是我们特别关注的一点。因为对于任何一个创始人来说,刚开始创业的时候,人都不是完美的,有很多方面需要学习,随着企业不断壮大,你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大,只有学习能力强才能面对这些挑战。第三个是执行力,我们经常聊的时候执行力和讲的差距非常大。第四是管理能力。在整个公司的管理体系中,创始人作为公司最上面的人,必须搭建很好的体系才能让下面的人跟你一起打仗,这就涉及到激励体系等等这样一些核心的东西。有了这些才能让大家跟你一起工作。因为创业跟其他状态还是不一样的,怎么能让你的团队和创始人一起保持亢奋的状态去打仗,这个还是蛮重要的。我们尽调的时候经常在企业里面加班,我们会看整个员工的状态,比如我们晚上会比较晚走,看有多少员工在加班,996只是一个常态。

静婷:大家用一句话总结一下给同行的创业经验。

曾鹏轩坚持坚持再坚持

于大川:就像我最近公司内部讲的一样,保持初心,保持专注,不要有多余动作。我觉得创业过程中会有很多诱惑,如果你真的保持初心和专注,你应该把最重要的事情,最重要的资源放在重要的事情上。面对看到的很多诱惑,其实做的越多错的越多,不要有多余的动作,想多了就别干。

雷鸣:我是做投资的,我说的切实一点,少儿编程和数学思维都是特别值得去投资布局的赛道,如果在座有投资人的话,我们可以到时候再交流。

静婷:谢谢各位嘉宾,也谢谢各位台下的观众。